医院经营管理网

医管智库MEDICAL TUBE

首页>医管智库>境外医院
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儿科医院:追求利润还是遵从使命?
提交者:九鼎医管发表时间:2020-10-26点击次数:157来源:

医院管理


  在新冠肺炎疫情下,综合医院深受影响,儿科医院也未能独善其身。
  
  2020年的前几个月,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美国儿科医院就诊量锐减;与成人急症护理医院相比,儿科医院的就诊量恢复速度更慢,给经营者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此外,美国各州财政预算紧缩,医疗补助(Medicaid)可能会被削减,严重依赖医疗补助报销的儿科医院更是雪上加霜。
  
  华盛顿特区儿童医院协会首席运营官艾米·奈特(Amy Knight)表示:“境况真的很艰难。”
  
  儿科医院面临“双重打击”
  
  一般认为,新冠病毒对更年轻人群而言致命性不高,相应的,儿科医院受疫情的影响不大,因此,儿科医院被排除在最初的联邦救助计划之外。可问题在于,儿科医院也被迫关停非紧急医疗服务,新冠肺炎儿童患者量较少,财务状况堪忧。
  
  休斯顿德克萨斯州儿童医院临时总医师、总病理学家吉姆·凡赛洛维(Jim Versalovic)表示:“我们没有大量新冠肺炎儿童患者,又无法正常运营,面临着‘双重打击’。”
  
  根据美国环联公司(TransUnion)最近对儿科及成人科室的分析显示,儿科就诊量仍然很低,尤其是在急诊科。8月16日当周,成人急诊的就诊量下降了16%,而儿科急诊的就诊量下跌幅度达58%。
  
  奈特在谈到医院整体就诊量时指出,尽管不同医院的情况有所差别,但全美各地的儿科医院都面临着类似的情况,恢复的速度较慢。
  
  环联公司的数据显示,在同一周内,成人门诊就诊量仅下降了1%,而儿科门诊就诊量锐减了23%。环联公司表示,住院患者的数量是儿科患者数量恢复到接近正常水平的一个关键指标。
  
  儿科就诊量锐减的原因目前暂不清楚,或许与儿童的父母在疫情期间不愿带孩子到医院看病有关。
  
  美国信用评级公司惠誉国际(Fitch)的分析师凯文·霍洛伦(Kevin Holloran)表示,儿科医生提供的很多护理都是非紧急的,因此儿科受到的冲击尤为严重。
  
  儿科医院,尤其是大型儿科医院,日常工作的75%是为复杂病例提供普通护理。2016年Journal of Hospital Medicine杂志上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在独立儿科医院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住院患者是因病情复杂而住院;儿科医院中最常见的病症是呼吸系统问题,最常见的治疗是化疗。
  
  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儿科就诊量的下降甚至导致儿科疫苗接种数量大幅下降,情况不容乐观。


医院管理
  
  就诊量下滑引发财务紧张
  
  随着就诊量的下滑,美国儿科医院的收入大幅减少,引发了财务危机。奈特表示,3月至5月期间,儿科医院的收入平均下降约40%,部分儿科医院甚至下降了40%以上。到2020年底,全美所有儿科医院预计会损失100亿美元收入。
  
  为应对疫情而出台的一系列封锁措施使患者无法出门看病,医疗工作者的收入因而无法得到保障。在疫情暴发初期,一些医疗机构的现金储备耗尽,因担心无法维持营业,曾恳求政府提供救助资金。
  
  美国国会通过立法向医疗行业拨款1750亿美元的专项资金,但这项拨款主要用于美国国家医疗保险Medicare,即为老年人支付医疗费用,儿科医院及依赖Medicaid(为贫困人口提供医疗保险)的医院因无法获取救助资金处于不利地位。
  
  霍洛伦表示,四月份的专项资金数额很大,但儿科医院几乎没有享受到半点益处,儿科医院需要得到更多关注。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曾在6月试图解决这一问题,并将250亿美元的医疗救助资金拨给了依赖Medicare的医院和美国国家安全网医院。即便如此,儿科医院也一直被忽视,资金不足的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美国奥纬咨询(Oliver Wyman)的分析师表示,失业率每上升1%,医疗系统的收入预计下降0.5%至1%。考虑到失业率之高,医疗系统将面临3.5%至10%的收入损失,需要削减高达10%至20%的成本。
  
  奥纬咨询健康与生命科学项目合伙人丹·谢伦巴吉尔(Dan Shellenbarger)在最近一次由美国医院协会主办的网络会议上表示,这不是仅通过裁员和削减预算就能解决的问题。
  
  霍洛伦表示,医院的反应速度和应对危机的认真程度决定了其是否能够经受住疫情的考验,而德州儿童医院就是迅速采取行动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德州儿童医院是美国最大的儿科医院,拥有近1000张床位。该医院在一月初迅速制定了应对疫情的策略,其中包括确保个人防护设备供应等。疫情暴发后,该医院在情况最低迷时就诊量缩减至疫情前水平的70%,但随后回升至疫情前水平的85%至95%之间。
  
  德州儿童医院坐落在墨西哥湾沿岸,经常需要应对复杂多变的天气状况,因此需时刻准备应对最坏的情况。德州儿童医院副护士长杰基·沃德(Jackie Ward)称:“我们医院有未雨绸缪的传统。”
  
  追求利润还是遵从使命?
  
  对许多儿科医院来说,总报销金额的50%甚至以上都来自Medicaid计划,而传统的成人急症护理医院对Medicaid计划的依赖程度只有25%左右。
  
  根据乔治敦大学儿童和家庭健康政策研究中心(Georgetown University Health Policy Institute Center for Children and Families)的数据,儿童在Medicaid参保人中占41%,占比最大,Medicaid实际覆盖了大部分美国儿童,但针对儿童的医疗保险支出却只占整个Medicaid计划支出的19%。
  
  事实上,很少Medicaid定点医疗机构申请疫情医疗补助,政策专家对此表示担忧。Medicaid计划和CHIP支付与访问委员会(MACPAC)称,截至8月30日,为这些机构预留的约150亿美元补助金仅支出了约22亿美元,占资金总额的15%。
  
  乔治敦大学儿童和家庭中心高级研究员特里西娅·布鲁克斯(Tricia Brooks)表示:“这笔资金实际使用量这么少,有些令人不安。”
  
  美国因未能控制住疫情导致经济下滑,引发了史无前例的失业潮,即便如此,很多州可能会通过教育和Medicaid等大型项目来平衡预算,Medicaid计划很可能会被迫削减。一些州已经开始着手实施削减计划。
  
  在利润和使命难以兼顾的时候,医院该作何选择?霍洛伦称,裁员可能会迫使医院董事会就“利润与使命”展开激烈讨论,也将引发重新考虑资本支出的讨论。
  
  更多资讯请访问 医院管理  http://www.yyjg.net

医院管理

医院管理

点赞 收藏

当前输入字数0个,您还可继续输入140

扫一扫

关闭

1请填写注册信息

2注册成功

获取验证码

我已阅读并同意医院经营管理网使用条款  和  隐私条款

关闭

看不清?换一张

忘记密码?立即注册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