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航 分 类
用 户 登 录
日 志 搜 索
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论 坛 热 帖
精 华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医患关系的改善在于对等的心态 [精华]
[ 2014-5-12 16:17:00 | By: liaoxinbo ]
 

一段时间以来,国内多地出现暴力伤医、杀医事件,把医患关系的问题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化解医患关系的寒冰,同样无法一蹴而就。 一段时间以来, 58日,人民微博“大智汇”之邀做了一次微访谈,与广大网友一起为改善医患关系“开药方”。

 心态不对等是恶性伤医事件频发重要原因。随着患者恶性伤医事件的频发,有人将医患矛盾归罪于医务人员的素质与态度问题,我认为,在大家都处于理性的状态下,医护人员确实应该多关心患者,因为他们寄希望在医护人员身上。但是如果患者对医院都带着怀疑的态度,都是认定医护人员良心不好,这种不对等的态度可能只会使医患关系越来越差。

 目前,医院开不需开的药、做不需做的检查、收不需收的费,被民众认为乘人之危“趁火打劫”,这种过度医疗的行为在我国确实还比较普遍。但是如何界定“过度医疗”,确实很难从一个“是”或“不是”中一概而论。他认为,过度医疗也有的“难言之隐”。比如说,对于“阴性结果”如何判断?阴性结果也是结果,不能因此就认为是过度医疗。

 我一直坚持在解决医患纠结的问题,首先要建立尊重生命的价值观,这样才能制定一个符合道理伦理、行政伦理和具有公平、诚信的医疗体系;其次,应遵循“契约精神”,虽然已有相关规定要求患者与医生签订《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但这终归只是一种形式、一种姿态,仍然有医院在施行“签约”以后,红包收缴数大增,所以如果没有契约精神,签再多协议也是形同虚设;最后,暴力伤医事件的起因大多数不在“钱”上。通过对众多暴力伤医事件(除非是被利用的医闹索赔)的剖析可以看出,很多原因是对医学的期望值过大。因此,如果能真正做到普及医学教育和提高医疗保障水平,两种医闹(医盲与索赔)行为必定会大大降低。

 很多人认为实现全民免费医疗卫生系统全员公务员化是解决医患矛盾的根本,只有脱离市场利益化,实现公益服务化,收入上交国家财政,一切问题可以迎刃而解!我认为以上的想法都是一个非常理想的状态。与我国目前正在走的是一个市场经济的路子有点“不合拍”,目前不管顶层还是理论界对医疗服务的定位上处于一个“模糊”状态,尤其政府如何对公立医院投入?如何从民营医院购买服务尚没有形成共识。因而造成公立医院的公益性与群众的需求矛盾没有很好地解决。解决之道——政府履行好自己的责任!我也赞成免费医疗!但是免费医疗必须是符合实际的而不是一种不公平和浪费的。目前诟病免费医疗的就是浪费。其实中国医疗的“消费”不会很低,可以与很多实施免费医疗的国家相比。关键是控制浪费与维护公平!

医疗这个行业还真的与其他行业不同,人们的要求很高,这可以理解。在目前政府没有全投入的情况下,医院好发展,医务人员需要增加收入改善自己的生活水平,与民众看病要容易、不贵而且要服务态度好,这是一个很突出的矛盾。而矛盾的主要方面,政府投入不足,不能提供更多的优质资源服务于大众。次要矛盾就是医疗资源区域性的差距不断在扩大。此外,在社会保障制度上,我们如何使有限的资金能够解决到实际的问题,解决最大多数人的基本看病问题;在医院支付制度上,又如何使医院能够不通过过度医疗活下去。对于医院,服务管理应该提到一个重要的位置上来,有不少的管理者认为,医院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这种观点不适合今天医学模式的转变和现代医院管理的需要。当然,目前大医院在如此大的需求和人头攒动的门诊中,一个医生每天要面对80-100 的病人,如何取悦他们呢?说到医院的服务态度,我认为也应该两分法。假如医护人员是处于一个压力很大的情况,态度会好起来吗?我有一个算术题:假如你今天排队排到60位,排了三个小时,医生只为你看了3分钟,你很有意见(我也很火)。但如果医生给你30分钟,你还是排在60位,医生每天工作8小时,一小时看2个,患者很满意。但是以这个速度,什么时候轮到你呢,要到第四天的倒数第五位。哎,15 分钟好了,你也得第二天才轮到你。

目前很多医院都在提出“以病人为中心”,但是实际上的效果很不显著,不少的患者有一种“就医恐惧症”,一是因为病患者自身资金条件的限制而恐惧,二是因为担心与医生关系疏远,医生不尽职而恐惧。网友给我一种这样的比如,我认为还是比较恰当。医疗资源严重匮乏是导致医生身心负担过重的主要原因,这种原因就好比汽车限速120公里小时,你老是开160公里以上小时,那么这种情况下的出事概率就会大大增加。我这里想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这个问题——医院在考虑如何以病人为中心的同时考虑如何让员工幸福?要取悦员工,我认为从四方面着手:第一,要有好的领导,医院的领导不仅仅是会看病的,而是会管理的,会关注患者也会关注员工的。第二,要有好的同事,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团队,没有一个默契配合的团队,或是员工在一个各自的“自留地”的耕作的,如何使患者服务增值呢?第三,要有好的前途,毋庸置疑,作为一位好医生、好护士能够在你的医院工作,必定有一个能够使他价值得到实现的环境,有时候还真的不是钱的问题。第四,医院还要给员工提供好的服务,这种服务不仅仅是福利,更多的是一种关怀和保护,消除来自外部与内部的压力。没有满意的职工就不会有满意的患者服务。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国家不给医生经济保障,医院就得为他们想招。所以药品价格、医学检查与治疗服务统统与经济挂钩,越是高精尖的项目越是增收的突破口。于是也就增加了百姓的经济负担,同时也影响了医疗水平和医生形象。若想从根本上解决医闹行为,必须建立新机制,让救死扶伤真正从医护人员的身上体现出来。目前我国的医院整体上是在一个不完全的市场上奔跑。“奔跑”靠什么,靠技术与设备。尤其在医疗技术“不值钱”的市场中,唯有通过“先进武器”,没有武器就难以在市场与别人“拼搏”,“肉搏”必死!因此,在我们奉行按市场规律办事的时候,必须建立一个市场游戏规则!

改善医患关系还需遵循“契约精神”。很多人提起国家卫生计生委要求今年5月起,二级以上医院住院患者在入院时要与住院医生签订《医患双方不收和不送“红包”协议书》。问一纸协议能管得住红包么?坦率地说,签订“协议”只是一种形式,一种姿态。有医院施行“签约”以来,一个月的红包收缴数比“签约”前一年的还多,为什么呢?这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按道理应该是下降或没有才对呀!这就是,在中国普遍缺失一种契约精神。什么叫契约精神?是一种自由平等守信的精神,简而言之就是社会诚信。没有契约精神,签再多的“协议”也是形同虚设!我还是主张医疗行业的不正之风与社会的大环境密切相关,与社会文化有关,医和患就是人与人的关系,从来不是什么“天使”与“上帝”的关系,这种提法很理想化,只是一种精神的赞美和升华,天使从来是不愁吃不愁穿,上帝从来不求人而且施舍予大地生灵。我们医患是与疾病斗争的战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