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 间 记 忆
最 新 评 论
专 题 分 类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博 客 信 息
 
放开非公机构医疗服务定价再思考
[ 2014-5-5 15:39:00 | By: 李芃 ]
 

427

 
 
 
放开非公机构医疗服务定价有多美
[ 2014-4-10 16:06:00 | By: 李芃 ]
 

20144

 
 
 
(新闻业务札记)“不隔”之隔
[ 2014-4-1 14:48:00 | By: 李芃 ]
 

马航飞机失踪事件波澜迭起。昨天看到一篇文章《闾丘露薇再谈马航:不吐不快》,唧歪他们采访失踪乘客家属的一堆事情。有人和我一样,想问为何要采访家属,闾丘说在整个事件中,最重要的是人。这点恕我真不敢苟同。如果泛泛而谈,我承认生命是最高的价值,但作为一起记者眼中的新闻事件,对家属的采访无论如何不具备核心价值。


……
 
 
 
医改难破死循环
[ 2014-4-1 14:43:00 | By: 李芃 ]
 

*这篇是给《识局》写的两会专稿,它的版权属于识局(公众号“识局”;微信搜索:zhijuzk

 
 
 
大医的权衡
[ 2014-2-27 15:19:00 | By: 李芃 ]
 

在微博上认识了公立三甲的某位大牛主任医师、教授。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跟我聊要不要跳出体制的事情,表露出并不令人惊讶的纠结。 

当然,众所周知,在体制内的总收入是不少的,一般认为“体制内福利+市场化报酬”所组成的超额垄断收入,是医师离开体制的阻力而非推动力。不过这个规律虽然普遍,却仍没有涵盖全部医生。


……
 
 
 
关于医院管理的采访随感
[ 2014-2-17 16:15:00 | By: 李芃 ]
 

政策环境趋暖,催热了医疗机构投资,相应地,对之的管理也被提上议事日程。那么,当我们谈论医院管理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
 
 
 
上海剥离特需医疗变奏 [精华]
[ 2013-8-27 9:44:00 | By: 李芃 ]
 

剥离特需病房,把公立医院的床位资源还给公众,是上海市公开许下的医改承诺。但种种迹象表明,改革可能只是流于形式上的分开,并不能斩断其中利益链条。


……
 
 
 
请教有关人社部门医保管理的数据疑问
[ 2013-5-23 10:13:00 | By: 李芃 ]
 
    以下是个人近期做医保管理部门并轨报道的过程中,遇到的相关疑问,尚未获得清晰解答,贴出来大家探讨,请知情者不吝赐教。
在全国两会后此起彼伏的有关报道中,财新《新世纪周刊》刊发《争夺千亿医保主管权》(注:全国需要管理的医保基金总体量过万亿,而非根据累计结存静态计算的7000亿)一文,其中有这么一句话:“据朱恒鹏的成本测算数据,新农合划归人社部的改革成本更低。如果划归人社部,那么需要动的人员仅有2万余人;反之,卫计委主管医保,则涉及19.2万人的重新归属。”
存疑如下:
    1、19.2万是啥数据?人社部部中心《2011社会保险运行报告》披露:截至2011年底,全国社保经办人数实际为161824人,那么其中经办城职保城居保的人数应该比161824人更少。据说,19.2万是4月21日人社系统有关专家会议上透露的阶段性数据,后经与人社部核实,说县级以上的五险经办机构人数不满20万,具体数字还在统计中。
我从上述会议的速记稿里没找到这个数,想知道19.2万是怎么统计出来的?并且想问下人社系统的经办人数增长这么快么?17个月里增加了3万人?!——可资参照的是,同期参公机构编制人数只比上年增加8301人。
……
 
 
 
李宪法反对二次议价的论证站不住脚
[ 2013-1-17 10:25:00 | By: 李芃 ]
 

李宪法老师接受本报采访,谈药品流通体制改革,有些观点值得商榷。二次议价争论太久太多,咱也不下定论;咱也不推敲李老师为何这么力挺闵行模式,不搞诛心,就事论事。

1、  李宪法老师认为,“在一个医疗机构非常强势的买方市场上,二次议价无法体现公平交易原则。”

但在后文中,李宪法老师是力挺集中采购的,他定义说:“集中采购,不是目前各地普遍推行以省为单位招标限价,而是公立医院联合以相同价格购买药品和相关服务的大宗药品采购活动。”

那么这种集中采购难道不也强化了医疗机构的强势么?按照同样的推理,这样是不是也有可能难以体现公平交易原则?

2、  李宪法老师认为,“政府无法通过二次议价发现市场形成的药品价格。二次议价之后出现的返利形式将是经销商整体返利,而不再具体到每种药品的价格。这样的话,政府几乎很难再发现药品的真实价格。”

李宪法老师真的认为,不搞二次议价,政府就能发现药品的真实价格了吗?什么叫真实价格?成本价?17.6万个批号,且信息严重不对称哦。再说即便能搞清成本价,有意义么?药价就能降下来么?市场上只有成交价,如果李老师说的真实价格是指这个的话,那是市场发现的,不是政府。


……
 
 
 
京沪医改双城记
[ 2012-12-4 9:19:00 | By: 李芃 ]
 

10月底,上海东郊临港新城滴水湖畔,上海第六人民医院东院正式开业。以这家全新的医院作为首个试点,上海的医药分开改革也正式拉开帷幕。

 在此之前,今年的医改领域几乎全是北京的声音:从医药分开试点,到放开社会资本办医,再到公开选拔院长,成立医疗联盟,无不风生水起舆论喧哗。

 上海暗地里也一直紧锣密鼓,全面推行医保总额预付,三级纵向医疗联合体稳步推进,工资总额预付也在积极酝酿之中,但对外始终保持低调,多做少说。

 新医改三年多来,改革主体逐级往上:2009年8月出台的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把基层医疗机构首先推向前台;2011年年中县级医院改革启动试点,大医院进入医改舞台的中心;随着新三年进入尾声,“看病难,看病贵”的矛盾焦点、三级大医院“千呼万唤”终于登场。以卫生部部长陈竺今年1月初在卫生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为直接推动力,被寄望破解天价医疗费用的利刃“医药分开”,成为改革的核心任务。

 同样作为经济发达、优质医疗资源集中的重头试点城市,京沪两地医改都因循了上述路径。不同的行事风格背后,是如出一辙的强政府逻辑。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2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